第29章第七个故事:“赢家”4

沿着密道继续走,你很快就会到达别墅,沿着梯子向上爬,一定要小点声,声音太大的话房子里会听到的。

密道的出口就在二楼我放置从其他人带来的和“黑影人”送来东西的地方,打开柜子,下面有一个隔板,拉开隔板下面就是密道的出口了。

我想你最后的困惑就在于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只能说,对不起了,我不知道,我也试着搞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为什么我们会一次又一次按照某种规律回到这里——“赢家”在下一次的游戏当中不会再出现,其他人也完全不记得最初还与这个人相遇过,可是“黑影人”却再一次出现。我只能猜测,莫冲在濒死的状态下被浸泡在“恶魔的唾液”当中,他已经不再是“莫冲”了,所以下一个莫冲会再次到来。

我们都是罪人,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情都与我们有关,但是我们为什么会坠入这无法解释的怪圈我不知道……这是对我们的惩罚吧,是“罗门会”做的吗?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在我们造成一切不可挽回的后果的同时,我们的身上也被烙上了一个无形的印记吧。

在这里的设备你也要好好的利用,无论是广播设备,还是电视机,我也要告诉你摄像机藏在哪里,摄像机被我安置在房间里的暗格当中,你可以找来桌椅把电视机旁边的墙壁打开,里面有与这台电视机连接的播放机还有摄像机。另外那个挂钟是个好东西,它总是在特定的时间会响起,也好好利用它,还有那些跟大家身份有关的东西。

哈哈,你记得放在走廊里的自动贩售机吗?那东西跟我有关,那是我刚刚入行的时候,还是个“雏鸟”,我第一次杀人就是在那台自动贩售机的旁边……

好了,就到这里吧。

万子明,你作为“赢家”就好好探索和利用这里的东西吧。不过这里的很多东西都不受人为的控制,比如通向外面的门,在今天就会自动关闭,当然,它也只在今天、“怪圈”的最后一天关闭而已。

不要试着离开农场和附近的地方,我曾经也尝试过逃走,但是失败了,想想看,我在水源地旁边的河水里泡着,想淌过不算深的河,彼岸好像就在眼前却怎么走也走不过去,太伤害一个杀手的自尊心了。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地方是活的了,这个像坟墓一样的地方有自己的判断,它能够决定很多事情,我这一次的失误竟然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我甚至觉得这完全是这个地方的抉择,是它让我成功,是它让我选择了你!

万子明,你的时间来临了,作为“赢家”,好好利用这些资源吧,你可以向齐涵复仇,也可以从大家的嘴里知道更多你曾经不知道的事情。

我们明天会再见面的,但是从明天开始你所面对的“我”已经不是现在的“我”,因为当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我把别墅的门钥匙留在那里的桌子上,恭喜你,你已经是那里的主人了。

祝你好运,和你的助手好好合作。

好好让他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会知道自己在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不过你也可以试着“创新”一番,看看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切都已经属于你了!

对了,你也会有放松的时间,在看完这段影像之后你绝对会有一段放松的时间,别太苛待自己,让精神放松一下吧。

万子明张大了嘴巴,他看着画面当中的陈东自豪的站起身来,陈东的腹部有血迹,是被空包弹打中的伤口。面无血色陈东走到镜头前面关闭了摄像机。

画面没有了,只剩下了蓝色的屏幕。

万子明从来也没有想过他得到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结局,他的眼前出现了这十天来的画面,他们六个人最初来到农场的情景。他继续努力,他不断的回想在到达农场之前的情景,最初的十个人相会,后来只剩下了六个人,他无论如何也记不得他们十个人当中还有陈东这个人。

万子明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陈东说的话还是相信自己的记忆。

陈东说他曾经来过这里,而且来过不止一次,陈东还告诉说他会再次遇到已经死去的人,他们会把这些天经历过的事情再经历一次!

就在万子明觉得无法接受的时候,他听到了音乐声。他赶紧抬头盯着电视机,可是电视机的屏幕依然是蓝色的,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万子明绕过李建华的尸体走上前,他确定声音不是电视机发出的。

欢快的音乐来自周围所有的地方,好像这里所有的地方都安装着看不见的扩音器,正在播放着欢快的乐曲。

万子明想用耳朵听清楚声音的来源,可是他根本就找不到,他觉得歌曲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甚至可能是地面传来的。他想起了陈东刚才说的话,这个地方是活的,不受人为控制的……

万子明不想听这种欢快的歌曲,他也听不懂歌曲当中的语言,他只能听到是女人在唱歌。万子明并不知道,如果李建华活着的话他一定知道这首歌的来源,他也一定会知道这首由修女演唱的、叫做《Dominique》的歌曲。

万子明捂住了耳朵,他不想听到这首歌。在歌声中,万子明的腿开始软了,他跪在了地上,眼睛不听话的开始不停的看着周围。他开始出现幻觉,他看到李建华站了起来,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的把椅子和绳子收拾起来,朱晓颖的尸身也在地上胡乱摸索着寻找自己的头颅,慕容雪站起身坐回到了椅子上抬头看着电视机……

万子明被自己的汗水淹没了,他无法忍受了,他觉得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欢快的歌曲就是那些眼睛嘲讽的声音——他大声嚎叫“停下来,都停下来,全都停下来……”

万子明已经站了起来,歌曲的最后一个音消失了。他看着房间里的其他东西,尸体还是尸体,血液已经快要渗透进地砖下面了……万子明这才觉得齐涵说的没错,这里是一座坟墓,而且这座坟墓是活的,完全不受人的控制。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短短几分钟过去了,万子明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时间的观念。他站起身,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他来到了门外。他先来到了通向出口的地方,齐涵的尸体还躺在楼梯上。万子明甚至没有走上去试着转动门上的圆轮,他又折返回去,朝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在难闻的气味当中,他听到了液体被波动的声响……

一切都已经整理好了,房子已经打点的干净整洁,已经看不出任何曾经有人来过的痕迹了。

万子明脱光衣服在黑暗的卫生间里洗澡,旁边放着他从仓库里找到的工作服,他在木箱子后面找到了可以换的衣服。

万子明闭着眼睛浸泡在水里,他把整个身体都浸入水中。他回想着刚才的每一个细节,被烧掉的尸体,还有那些原本属于尸体的行囊,他把跟其他人有关的东西都从密道带回到了那座活着的坟墓当中。

所有的痕迹都被清理过了,这里完全就像只有万子明一个人生活过的地方了,他也已经跟他的“助手”吩咐过了。万子明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比他想象的容易太多了,这位“助手”依然胆小怕事,虽然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但还是一直对万子明的话言听计从。他想救自己,他已经知道是自己烧死了自己,他想摆脱悲惨的宿命。

水里的万子明想到这里就想发笑,他浮出水面换了一身衣服。昏暗的光下,万子明来到了那间墙壁上刻满“正”字的房间,他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字,他不知道这些字当中陈东刻了多少,也不知道曾经的“万子明”是不是也在这上面留下过痕迹。

万子明抽出刀,在墙壁上刻了一个“正”字的第一笔,这是他的开始。

黄昏,万子明来到楼下,他把枪放在了桌子上,他坐在椅子上盯着被木板钉满的窗户,这一天的阳光都非常好,这感觉就像这些天从来也没有过下雨的鬼天气一样。

万子明慢慢的走神了,他回想起了灾难发生之前的日子,想起了平静的岁月。此时此刻他坐在这里的感觉与曾经没有灾难发生的日子是那么的相似。没错,这里什么也没有,这里的树木很正常,他们不会活动,外面的天空中也没有蔽天的“黑袍子”,外面也没有“变异者”的袭击,没有嗜血的“死人”,没有,什么都没有,灾难当中那些可怕的东西都没有光临过农场。只有这七个孤独的灵魂不断往返与徘徊。

时间差不多了,万子明来到了窗户旁边,他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看着他曾经来到这里的路。渐渐的,他看到了人影,他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

万子明有点失望,他多么希望等不到这几个熟悉的身影。他挪动了脚步,用眼睛适应了一下周围的灰暗,他再次朝着那几个身影望去,这一次他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

万子明吞下口水,来到桌子前面,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他大呼了几口气,端着枪来到了门前,他站直身体感觉到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朝下垂。

万子明打开了房门冲了出去,六个人已经很接近房子了。他用枪对准了其中一个人,叫道:“站住,别再靠近了,我会开枪的!”

六个人同时停止了脚步,没有人敢再动了。

“别紧张!我们是路过这里,我们不是坏人,也不会伤害任何人!我们保证,放下枪行吗?好好谈谈?”

高个子的李建华最先开口,他露出一副诚实而可靠的面孔来。

万子明依然端着枪,“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李建华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所有人都沉默了,万子明的眼神也在其他人身上游离,他看到了陈东。陈东灰头土脸,眼神当中一片昏暗和深沉。

朱晓颖开口说话了:“请问,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万子明沉默不语。

朱晓颖继续说:“过去我不信,经历了这么多事,现在我信了……”

李建华用非常崇敬和虔诚的目光看着朱晓颖,仿佛她就是一位圣洁的女神。

“如果这个世界是神创造的,那么神给人类的时间只有一天,只是对于人类来说,这一天是非常漫长的。可是现在却已经到了黄昏,是神给予我们的黄昏,我们的一天要结束了。我们都是被神抛弃的人。”

朱晓颖把话说完了。

万子明没有动,他再次仔细的盯着眼前的六个人,不知怎的,他感觉耳畔又响起了那欢快的、修女们演唱的歌曲。

万子明把端着的枪放下,“快跟我进来吧……”

(全剧终)

喜欢十日诡谈请大家收藏:()十日诡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