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统阴间

它们脸色木然地转身,丢弃了手中的兵器后,直愣愣地走出城门,在无尽的荒野上漫无目的游荡着,很快就消失在了我视野中。

残存下来的士兵们,脸上也都充满了疲惫,那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们永生难忘!

一场持续了整整一天的血腥战役,终于宣告结束,虽然获胜,但黑风城的守军伤亡惨重!原本接近二十万大军,如今居然只剩下了不足万人!

阴险峰账下的高级将领,存活下来的也不过十几人!

整个黑风城,火光滔天!随处可见被损毁的房屋,军营在烈焰中被点燃,满地的尸体残骸,空气中飘荡着血肉被烧焦的气息!

城墙塌陷,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就连阴间的天空,也被血光所染红!

不用阴险峰吩咐,自然有一些身穿白大褂的医师抬着担架冲上来,将我们送入皇宫养伤。

路上,阴险峰躺在一旁的担架上,冲我虚弱地笑了笑,道:

“白辉!谢谢你!还有路先生!我的江山……是你们帮我打下来的!我会好好考虑,该怎么奖赏两位……”

我礼貌性地冲阴险峰点头,没吭气,本来我以为这次我们会死在阴间,意识跟灵魂都将坠入永恒的虚无中,但谁能想到呢?三大帝王中,阴险峰居然笑到了最后!

而他的修为,也是三大帝王中最弱的那个!凭借着画魂师的强大能力,阴险峰硬生生地将刘老头困在了绘画世界中,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这一切看似不可思议,但与阴险峰战前的充足准备密不可分,如果他没有事先创造出那副最后的末日,以及鬼谋的各种绝妙计策和阵法,如今的黑风城绝不会是这番模样。

实际上,在这场胜利中,我跟路土所扮演的角色并不重要,毕竟我们的力量太有限,甚至可以说,这场胜利是阴险峰凭借自身的力量,硬生生换来的!

怪不得!他在开战前表现的那么冷静!百万死者大军压境,数不尽的阴物……都无法让阴险峰丝毫动容!

原来……他已经具有了能改变战局的能力!早在开战前,阴险峰就坚信自己必胜!他需要考虑的,只是要为此付出多少代价而已。

军师被杀,军队几乎死伤殆尽,手下将领们也伤亡惨重,阴险峰的胜利来之不易!

被抬入皇宫后,我的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起来,回头瞧了眼路土,只见他脸上肌肉抽搐,冷声开口道:

“放下我……你们要带我去哪?”

我有些诧异地瞧了眼四周,这些医师在皇宫中急速前进,从前门出来后,沿着路将我们往黑风城外的方向抬去。

很快,周围的场景就变得陌生了!路两旁惨叫的孤魂野鬼,一栋栋阴森的刑场,甚至我看到了不远处的黄泉河水!

我没有心思考虑这些了,那种来自灵魂的疲惫,让我很快就闭上了双眼。

在一片混沌的世界中,我看到秦菲出现在我面前,她就站在担架前,长发飘逸,默默注视着我。

太久没见,秦菲瞧上去有些陌生,她是夜总会的主人,也是当初在我身上种下蛇祸的女人。

本来,我对秦菲心怀恨意,但经过了这么多生死,特别是在亲手血刃刘元宝后,秦菲在我眼中,看上去也没那么可怖了。

如今的我,别说区区蛇祸,就算蛇仙我都能杀!

首先,我的双眼是给她治好的,而且别忘了,秦菲曾送我那套名叫万蛇跗骨的古邪禁!也就是凭借了蛇形铠甲的变态防御,我才能在刘老头手中侥幸存活!

否则以那老东西的修为,想杀我还不是弹指一挥的事?

秦菲长得并不算漂亮,但皮肤却雪白如玉,年过三十的她,保养的可以说是非常不错!身材前凸后翘,腰肢依旧细嫩如少女。两条紧致而修长的美腿并在一起,在裙下若隐若现。

成熟的女人香气,更是闻的我头晕。

秦菲目光注视我良久,然后脸色凝重地对我道:

“白辉!你要小心那个男人!他……绝不是在帮你!而是在害你!”

说完这话,秦菲的身影就消失了。

我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当初在死人沟,秦菲留给我的那封信上就曾说,要我警惕“那个人”,可她却始终没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指谁?

阴险峰?

还是那个神秘预言的作者?

我的意识再次中断,在混沌中躺了不知多久,我终于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一切,让我头皮忍不住狂炸!

确切地讲,我还在阴间里,但阴险峰居然丧心病狂地……把我关在了这种地方?

在我面前,是一处巨大的空间!地面上堆积了数不清的黑色玉石!它们堆积成一座座高山,而我……就躺在其中一处山峰的顶端!

放眼瞧向四周,我看到这种阴玉堆积而成的山峰,至少还有几十座!

整个空间弥漫着浓郁至极的阴气!甚至连我的皮肤,都感到阵阵刺痛!一时无法适应如此高压的阴气环境!

当时我整个人都惊的目瞪口呆!入眼所见的阴玉,至少有上亿枚!

而且不光是阴玉,在我脚下还堆放着一个个白瓷瓶,上面写着各种名称:

九转改命丹,乾坤化魔丹,血光开天散……

“看来,阴险峰对我们的确很慷慨!拿出了全部国力供我们修炼!”

在离我不远的另一处山头上,路土皱着眉对我道。

“白辉!我们开始吧!”

话音落下,他毫不犹豫地抓起其中一瓶丹药,直接倒入空中大嚼了起来!

伴随着阵阵药香,我能清楚地感觉到,路土体内出现了一股暴躁的气息!

他脸色变得痛苦起来,几秒钟不到,修为就有了要突破的迹象!

我从震惊中缓过来后,也学着路土的样子,抓起丹药吃了起来!

帮助阴险峰一统阴间,我们是他最得力的功臣!他自然要好好感谢我们一番。

这等机缘我怎肯错过?当药力在我体内散开后,我受损的魂魄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恢复!

养伤的同时,我开始疯狂吸收阴玉山所提供的强大阴气!

无数浓郁的黑雾,从每一颗阴玉中散出,顺着毛孔疯拥入我的身体!

当时我盘腿坐在山顶,脚下那些原本漆黑的阴玉,颜色也在变白,白色从山顶开始,向下方缓缓蔓延。

随着阴气的吸收,我的修为跟着水涨船高!

几天过去,配合各种珍稀丹药的强悍药力,当大半座阴玉山被我吸成白色后,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泰斗境中级!

但这还没有结束!我换了个山头继续打坐,之前身体的伤口早已愈合,并且随着修为上涨,一些黑色而粘稠的杂质,带着微微的腥臭,从我身体中流淌出来。

力量!此时我的身体充满了暴虐的力量!随着阴气的吸收,丹田内形成了一股毁灭的风暴!它在快速洗练着我的血肉,骨骼和灵魂!

在剧烈的痛苦折磨中!我仿佛获得了新生!

时间过去了大概一个月,当我再次睁开眼时,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黑气。

其实早在一周以前,我的修为就已经达到了泰斗境巅峰!距离传说中的魔始境,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但任凭我如何尝试,这一步始终突破不出去!我始终找不到进入魔始境的窍门。

它就好比一座巨大的山峰挡在我面前,根本无法翻越,此刻我的丹田已经完全饱和,阴气再也无法增强丝毫!

没关系,短短一个月就达到泰斗巅峰,我已经相当满足了!

欣喜地感受着身体和灵魂的变化,我双拳幸福地紧攥!站起身,我扫了眼远处的路土。

大叔的修为也从宗师,一举突破到了泰斗境!只是路土的修炼速度,比我要慢许多,一个月的时间,他也才勉强达到泰斗境初级而已。

这也不怪路土,其实他的天资已经够变态了,但由于阴童子目的缘故,我的修行速度远超常人,再配合体内的狐狸血脉,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就连阴物的修行速度,都远远赶不上我!

普通玄学强者,穷极一生也无法达到的高度,我只用了短短一个月,就做到了!

泰斗巅峰!这样的我如果重返人间的话,恐怕很难再遇到敌手!

历经了千辛万苦,我终于掌握了自己的命运!那些提心吊胆的岁月,也将离我远去。

又过了几天,等我们的修为完全稳固下来后,便打算离开这里。

走到门前,我回头瞧了眼那些阴玉山,其中大半都被我跟路土吸收干净,变成了惨白色的废玉,只给阴险峰留下了几座小山而已。

门外早有卫兵在等待我们,坐上奢华的马车后,我们重新来到了皇宫前。

经过了一个月的修整,黑风城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只是空气中那股血腥味,却始终无法散去。

在皇宫最深处的王座前,我们见到了阴险峰,此时的他,伤势也早已痊愈,浑身充满了无比强大的帝王气息,冷傲的双眼,带着目空一切的无情扫视着我们,阴险峰伸出那双保养极好的手,轻轻拍了几下,笑道:

“很好!你们的修为进展的很快!特别是白辉!短短一个月不见,你就让本帝刮目相看!”

“不知两位爱将,对我给出的奖励满意么?”

拍过手后,阴险峰舒适地用手托住腮帮,自上而下地俯视着我跟路土。

路土点头回了句:“很满意!”

阴险峰嗯了声,道:“这还只是开始!接下来二位将享受更大的好处!力量,金钱,权欲,女人……只要你们渴望的一切,我都能满足!”

“在二位修养的这段日子里,我已经彻底平定了两大阴物国度,如今……我已成为阴间的至高主宰!我是……这里的神!”

“当然了,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我的军队,在阴物国度遭遇了反抗,经过血腥的厮杀后,我收缴了一些俘虏!”

“其中有个女人,声称她认识你?”

阴险峰打了个响指,我看到士兵拖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美女,来到我面前。

而这美女,就是妖帝曾经的手下……黑玫瑰!

喜欢盲人推拿师请大家收藏:()盲人推拿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