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以死相逼!

临死前,鬼蛊婆婆怨毒地舔了舔嘴唇,朝我惨笑道:

“是本仙疏忽了!想不到本仙苦苦筹划了那么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本来只差一步就要成功了!最后却毁在你这小狐狸手中!”

抬头注视天空,鬼蛊婆婆继续惨笑道:

“封魔塔!我功亏一篑,没能解除你的封印!血魔大人!我让您失望了!”

目光转向我,鬼蛊婆婆脸上浮现出阵阵不甘,朝我疯狂地嘶吼道:

“小狐狸!本仙死后将化成阴物,来找你索命!”

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道:

“想杀我的阴物太多!你得排队!”

鬼蛊婆婆气的吐出口黑血,颤声道:

“你!你这白毛小……!”

懒得多啰嗦,花瓣风暴席卷而出!伴随着一阵阵刺耳的的骨裂声,鬼蛊婆婆的身体化为血雾!被我直接灭杀!

无数血肉碎末被卷到空中,形成血雨缓缓落下。

在头顶那些花瓣的保护下,我身上未沾一滴血!回头瞧了眼狐大仙。

那鬼蛊婆婆死后,禁锢在狐大仙身上的蛊术,自然也被破解。

擦了擦嘴角的血,狐大仙仰头狂笑!

“好!白辉你这小娃娃很好!很合老夫的脾气!老夫回去要好好奖赏你!”

“说吧!你要什么?尸禁?财宝?要不……老夫把孙女嫁给你?”

……

这话听得我全身寒毛都炸了起来!急忙摇头道:

“不啊爷爷!我不要结婚!这些回头再说吧!我打算好好搜查下这里,说不定能找到关于封魔塔的线索!”

听我这么说,狐大仙朝我吹胡子瞪眼道:

“还惦记着那鬼地方?老夫早就警告过你!死了这条心!封魔塔那种邪门地方,以老夫的实力,都不敢涉足!你个小娃娃进去不等于送命?”

此时,在我们周围还聚着些胆大的寨民,纷纷用好奇的目光朝我各种猛瞅。

指了指那些村民,狐大仙对我道:

“白辉!去把他们都杀了!一个活口别留!今日你我联手!扫平九九八十一寨!从此让白狐山再无苗人!”

听闻此言,那些围观的寨民赶紧散开,转身四处逃命!

我心脏狂颤,对狐大仙求道:

“爷爷,这些寨民是无辜的!如今鬼蛊婆婆已死,白狐山的威胁也已经消除,你放过他们吧!”

作为与蛇仙,黄皮子齐名的动物仙,这狐大仙的性格暴虐,阴损,手段更是通天!压根不听我劝!

身影一闪,我看到狐大仙追上一个男性寨民,手掌在他天灵盖上轻轻一抹。

头盖骨飞出,那寨民直接倒地身亡!血流的到处都是!

刚才被鬼蛊婆婆的蛊术克制,狐大仙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发挥,弄的它有些下不来台,这会把怨气出在了那些寨民身上!

眼瞅着狐大仙下杀手,我急忙冲过去将它拦住!

“住手!”

手撘到狐大仙肩膀上,它回头,冷冷扫了我眼,阴阳怪气地笑道:

“老夫的事,你敢管?”

我刚才战胜鬼蛊婆婆,只是凭借运气而已,单论实力而言,我跟狐大仙天差地别!

眼看它要跟我翻脸,嘴唇颤抖了下,我硬着头皮回道:

“别的我不管!但我不许你杀害无辜!沾了太多血腥的话,对你的修行也不利!”

后半句话是我瞎编出来的,我对修行了解的很少,当时眼看狐大仙要屠寨,我临时编出这一句,没想到却起了效果!

只见狐大仙怪叫一声,朝我恶狠狠道:

“小娃娃啥都不懂!在那胡说八道!修行跟杀人有啥关系?”

话虽这么说,但狐大仙心里似乎有了忌惮,朝我龇牙咧嘴了一番,然后丢下我,独自往白狐山方向走去。

等狐大仙离开后,我这才松了口气。

先是来到鬼蛊婆婆的竹屋前,推门进去查看了番。

竹屋里一片阴黑,空气异常地冰冷,墙上挂着一张张女人的皮!轻轻摇晃着,看的我心里一阵恶寒!

我对封魔塔心存好奇,特想窥探其中的恐怖秘密!地下二层我去过,里面已经被刘老头搜刮一空了,那三层呢?四层呢?

第九层里,封印的又是什么?

之前从血仆那里得知,封魔塔不禁有封印凶物的作用,更是古代苗族的藏宝所在!

千辛万苦找来一本古邪禁,却是空白的!我从怀里掏出那本《死亡停滞》,翻开瞧了几眼,然后失望地收进口袋。

封魔塔里,一定还有其他古邪禁!或者某些强力的宝物!迟早我要获得它们!

那么,我必须尽可能地了解关于封魔塔的一切信息!

一番查找之后,我从鬼蛊婆婆的房间里,摸出一本苗疆秘史,上面有提到封魔塔。

原来早在四百多年前,苗疆曾经出现过一个强大的王朝!

由于隐蔽在原始森林中,所以那个王朝与世隔绝,并不被外界所知,这些都没什么,真正让我震惊的是,尸降村!早在那时就已经存在了!

之所以叫尸降村,是因为传闻中记载,在四百年前,天空曾落下一具死尸!掉落在村子里!

从那天起,村子才改名为尸降村!

死尸从天而降!那画面太过荒谬和离奇,将整个王朝都惊动了!

古代苗人在那具从天而降的死尸嘴巴里,发现了一张人皮卷轴。

人皮卷轴上写着啥?书中并没有提起,但从那以后,苗人就开始信奉一种名叫血魔的脏东西!

在古代苗人眼中,血魔就是神!他们挖下自己的双眼,甚至将生命献给血魔,以换取永生不朽!

血魔是否兑现了承诺?无从而知,但那东西却将最血腥的恐怖,带到了人间!王朝从此变成人间炼狱,就此覆灭!

看到这,我心里的震撼达到了顶点!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血魔应该是一种强大的阴物!或者是比阴物更可怕的存在……它被古代苗人,从阴间所唤醒!

接下来,一场惨烈的战役,在四百年前的苗疆上演,很多隐居在原始森林中的玄学大师,同时出动,与血魔展开生死搏杀!

最终血魔惨败,幸存下来的苗人修建封魔塔,将它的魂魄封印在第九层中。

但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我手中的那本苗疆秘史中,大部分书页都被撕毁,我从中只找到了这些信息。

走出竹屋,我脸色变得阴霾起来,那座九层封魔塔,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可能……它不止有九层!

这么看的话,之前在第二层遇到的血仆,应该是血魔的狗腿子!只是时间让他忘记了身份,误以为他自己就是封魔塔的主宰。

在三层,一定有比血仆更恐怖的守护者!它们守护着古代王朝的宝物!并且不让外人靠近第九层的血魔!

先不管这些了,现在的我,无法进入第三层,等以后实力变强,我一定要再次回到封魔塔,一路杀到第九层!

男人,一定要有野心!想变强,想一夜暴富!就必须要以身犯险!

时候差不多了,我正打算返回白狐山,可就在这时,我看到之前逃走的那些寨民,再次聚集了过来。

“大仙!您是咱们寨子的救命恶人!”

所有寨民跪下,朝我感激地磕头!

我楞了下,急忙最前面那个大叔扶住,道:

“我不是大仙!你们快起来啊!”

大叔长相很憨厚,死活不肯起来,对我感激道:

“大仙!您从鬼蛊婆婆手中将我们解救!我们的命都是你的!”

“我女儿刚满十八,她身子还清白!送给大仙当礼物!请大仙千万别推辞!”

……

我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倒吸一口寒气,我二话不说掉头就走!不料寨民们却将我死死拽住!根本不让我离开!

“大仙!我家的女儿肤白貌美!身子也是清白的!”

“我家女儿今年才十六!那叫一个水灵!还没给男人碰过呢!”

“我家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她们的美貌无双!八十一寨无人可比!”

寨民们将我团团围住,争的脸红脖子粗。

这都哪跟哪啊?我白辉如此正派的人!岂能答应你们这种下流的请求?

“对不起!我不近女色!”

胡乱应付了一声,我从人群里突围,拔腿就跑!

不料那中年大叔却脸色一狠,从怀里抽出苗刀,刀刃直接搁在自己脖子上!

“大仙要是不同意!我就死给你看!”

……

我双腿一麻,只好停下,愤怒地注视他。

后来我才得知,苗疆这边也有走婚的习俗,为了传宗接代,可以让外面的男人留宿,第二天离开就行,完全不用负责。

当然,前提必须是女孩的家人同意,看的上男方才行,否则说啥都是白搭。

我亲手灭杀了鬼蛊婆婆,成为九九八十一座苗寨的救星,他们自然想拼命把我留下,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我。

想让我的血统流传给他们的后代。

我被这帮寨民以死相逼,万般无奈只得暂时答应。

等会见机行事,如果女儿们长的太磕碜,我就说狐大仙找我有事,趁机开溜就行。

大伙都忙碌了起来,将地上的血打扫干净后,搬来桌子生火做饭。

几个小时后,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摆在我面前,我也没客气,低头狂吃,心里却七上八下。

喜欢盲人推拿师请大家收藏:()盲人推拿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