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一刀两断

真的好香!我胆子开始越来越大,另一只手很不老实地缓缓往下,手指也很自然地碰到了腿上。

刚开始没什么,可过了几十秒后,就见何薇背靠着墙,突然瞪大美目,神色羞怒交集中,急着将两条美腿并紧!

同时,她将粉腮挪开,然后奋力从我怀里挣脱开!

“你……臭流氓!那里……是你能碰的?”

何薇狠狠一巴掌扇到我脸上!直接把我鼻血都给扇下来了!

当时我大脑直接懵了!恍惚间,我看到何薇气呼呼地站在我对面,先是将我留在她嘴角处的口水擦干,然后又把浴巾往腿根子下方扯了扯。

也许是太过羞耻,何薇还不解气,又抬起长到极致的美腿,在我身上踢了几脚后,这才低着头逃出浴室。

我将鼻血止住后,浑身依旧燥热无比,走出去瞧了眼,只见何薇已经将浴巾解下,然后背对着我,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

她整个人,就犹如一朵沾着露水的郁金香般,娇艳欲滴。

整个美背都红透了!

一只腿轻轻跪在床单上,何薇也许是察觉到我的目光,就回头朝我没好气道:

“讨厌!你快滚进去啊!不许偷看!”

我只得退回到浴室里,心里感觉怪怪的。

这女人心思是真的猜不懂啊!特别是何薇这种世间难见的小美女!刚才你不是胆子大的很么?那样挑衅我,还嘲笑我不敢洗澡?

我这一行动,你却害羞起来了?

无奈地笑了笑,我低头瞅了眼湿漉漉的手指,上面还沾着某个部位的甜滑。

在浴室里等了一会,我琢磨小姑娘应该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就走出瞧了眼。

此时,何薇正坐在镜子前梳头,她上身就穿了件很薄的白背心,细腰下是一条小裤。上面还印着卡通图案。

“你这几天鬼鬼祟祟地,跟着董胖子搞什么名堂呢?”

羞红已经渐渐褪去,何薇此时脸色变得有些阴冷,美目透过镜子注视着我。

我说没搞啥名堂,就是瞎混呗!

何薇一下不愿意了,抓起桌上的红剪刀,朝我挥了下。

“少废话!快说!”她尖着嗓子,朝我命令道!

同时身体里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何薇变了!从娇滴滴的小姑娘,变成了来自阴间的女鬼!

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急忙边赔着笑,边将路土和刘老头之间的事,给她大概说了下。

等我说完,何薇却很不屑地冷笑,道:

“还以为有啥大不了的,这种小事用得着担心么?这样!我先弄死那姓刘的老东西!再把路土的脑袋,连着他那块破碟子一切剪断!”

“不就啥都解决了?”

此时,何薇身上的水汽已经干燥,她将那柔滑如瀑布般的长发,往背后轻轻一甩。

随手拿出张黄裱纸,何薇剪刀在上面飞速游走起来!

也就十几秒不到的功夫,两个纸人,栩栩如生地给她剪了出来!

它们分别是,路土……和刘老头!

写下两人名字后,何薇将剪刀架在路土脖子上。

这一幕看的我胆儿差点没吓裂!连忙朝她大喊道:

“不!你快住手!”

何薇稍稍楞了下,停手,皱着眉问我道:

“为什么?反正这路土来历可疑,估计也不是啥好东西!干脆一刀剪死!免得以后还麻烦!”

见我脸色惊恐地拼命摇头,何薇歪着脖子,阴恻恻地笑道:

“那好!我杀刘老头!这总可以吧!老东西……我早看他不顺眼了!”

将路土丢在一边,何薇一把抓起那个神似刘老头的纸人,就要往下剪!

我走过去抓住她的手腕,小心道:

“薇薇,我求你……先别动手!现在谁搞鬼还说不清呢!刘师傅也不见得是坏人啊!”

本来我以为何薇会听我的,没想到她却一把将我推开,然后阴声道:

“管他谁搞鬼?用得着那么麻烦?我干脆一次解决……送这两人一块下阴间!”

我急得差点栽倒!颤声道:

“不!你不能这样……!”

何薇冷冷撇了我眼,道:

“死俩人算什么?至于大惊小怪么?”

我走上前,硬着头皮去抢剪刀,哆嗦道:

“你杀了他俩,那谁来给我解祸啊?”

听我这么说,何薇皱着眉咬了咬香唇,回道:

“蛇祸,我来解!”

说完,她站起身,小手温柔地抚摸我脸颊,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

“白辉,我说过会保护你!就算我为此丢掉性命……也再所不惜!”

“你再给我些时间,很快,我的实力就会变强!到那时,我肯定能将蛇祸解除的!”

何薇说的话,我哪肯信啊,她身上藏了太多黑暗的秘密!想起地下室墙上那些照片,我就感到一阵后怕!

但我还是尽量控制住情绪,笑着对她道:

“我相信你,可是……你也没必要杀死刘老头跟路土吧?”

“他俩,跟你也没仇啊?”

何薇垂下睫毛,摇头,轻声回道:

“这世上除了你,其他人的死活,关我什么事?”

话音落下,何薇俏脸上涌现出浓烈的杀机!猛地一剪刀,将写有刘元宝字样的纸人……剪成了两截!

……

这一幕,看到我头皮乱炸!内心的恐惧如同决堤的洪水!

刘老头他……就这样给何薇杀害了!

曾经,我多次目睹过剪纸术的恐怖!不久前,刘老头的舌头才给何薇剪断!而现在……?

两截纸人,轻飘飘地落在地板上,看到那画面后,我几乎能确定……刘老头必死无疑!

冷汗顺着后脊梁流出,我眯着眼注视何薇,差点忘了……这个外表娇柔而美丽的少女,实际上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多少条无辜人命,死在了何薇手中?埋在后院的那些人皮,我又怎能忘记?

杀害刘老头,对何薇而言就好比捏死只苍蝇般,完全不算什么!

“何薇!你怎能如此冷血?”

我愤怒地指责她道,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何薇伸手,又朝另一个纸人抓去!

她要杀路土!

想到这,我鼓起最后的勇气,急忙将纸人从何薇手中抢过!

“还给我!”

何薇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朝我慢慢逼近!

边后退,我边咬着牙道:

“求你!刘师傅已经给你杀了!你给我个面子,放过路土好不好!”

何薇面无表情,继续靠近,我给她逼到墙角后,全身止不住哆嗦起来!

“给我!不然我要你见血!”

她抬头注视着我,目光中透出阴冷的杀机!

我脑海中突然灵机一闪,干脆将纸人……塞进自己裤裆里!

“有种,你自己来拿!”

当时我是真的挺佩服自己的,就赌何薇没这胆子!她要真敢把手伸进来,那劳资今天认栽!

果然,我还真就赌对了!只见何薇先是低头瞧了眼我小腹,那原本雪白的小脸上,瞬间变得娇羞无比!

赶紧将美目从我身上挪开,何薇娇声啐了句:

“你……臭男人!无耻!下流!”

还行吧!二保一,虽说刘老头给何薇弄死了,但至少路土活了下来!

虽说凭借路土那恐怖的手段,剪纸术未必能杀死他,但受伤肯定是免不了的!

重重松了口气,我偷瞄了眼何薇,只见她双手背后,两条美腿前后交叉,紧并在一起,银牙更是紧紧咬着嘴唇,似乎拿我无计可施。

我壮着胆子走上前,对她道:

“薇薇,适可而止吧!路大叔可没刘老头那么好对付!你忘了?他养了只碟仙!”

“就算你能杀死他,然后呢?碟仙肯定会来找你寻仇的!”

其实这事本来就闹得有些过分,何薇瞧刘老头不顺眼,这我是知道的,可路土没惹过她啊,好端端的,为啥非要对人家起杀心呢?

小妖精性格真是好斗!

低着头想了想,何薇轻叹了口气,道:

“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就不为难路土了!”

我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正要转身离开呢,可谁又能想到,就在这时……

何薇脸色突然一狠,玉手快如闪电,朝我小腹抓来!

完了!

鬼女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说了半天,她还是要杀路土!

可是路土的纸人,藏在我腿里面啊!

何薇这是要……?

那一刻,我紧张的快要发疯!

手掌抓到我皮带上,何薇用力一拽!我给她硬拽到了跟前!

万万没想到,下一秒,只见何薇惦起脚尖,居然主动亲我!

嘴巴一凉,紧接着香软涌入舌尖,其中的少女甜美气息,让我几乎快喘不过气!

亲了很久,何薇这才红着脸将我松开,我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就感觉自己腿根上传来钻心的疼!

狠狠掐了我一把后,何薇这才解恨,幽怨地对我道:

“给你个教训!下次再敢偷看我!非要你当太监不可!”

还好没掐到要害,我捂着裤子点头,表示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以后防着点路土!记住!别轻易相信任何人!特别是那个叫姚柳的狐狸精!”

说完,何薇就不再理我,转身走进浴室。

我离开宿舍后,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每次来何薇这,都弄得我死去活来,特别是这次,几句话没说投机,何薇竟然对刘老头下了毒手!

稍微喘息了会,我走到杂物间跟前,想去看看刘老头,他这会是不是也和那纸人一样,变成两截了?

喜欢盲人推拿师请大家收藏:()盲人推拿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