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三舌

这下,刘老头再也装不下去了,只好叹气道:

“俩个娃娃太能闹腾!非逼着我说!罢了!那我就告诉你们!”

接下来,刘老头说出了他的经历,当时败给何薇后,刘老头本来可以直接用秘术逃出生天的,可他担心自己逃离后,我和董胖子会给何薇害死!

无奈下,刘老头只好尽量拖延些时间,表面上他躺在地上吐血,实际在暗暗调匀体内不多的阳气,积攒力量,打算借助偷袭,一击将何薇抹杀!

可是……没想到何薇下手却如此干脆!她没给刘老头任何机会!直接一刀……剪断了纸人的舌头!

“是我太低估那小女娃了!这些……也都怪那坟婆!”

“当初在十字路口,我要不是为了救白辉,也不会给那老太婆打成重伤!虽说死里逃生,可我受损的阳气,到现在都没复原!”

“再加上昨天那小女娃……交手的瞬间,乘我不备,她窃取了我大量生机!”

“否则,我刘某人怎么可能……轻易输给那她?”

回忆涌上心头,刘老头气恼道。

继续往下讲,说刘老头断舌后,疼得死去活来!身体里血液混合着阳气,快速流失!

生死危机的关头,只得再次使用禁术逃生!

逃出宿舍后,他躲在了荒草甸子后面的那片树林里,先是将嘴里伤口的血止住,紧接着,刘老头竟然使用失传已久的秘法……

从黑猫口中拔下舌头,然后安在了自己嘴里!

……

这画面太荒谬,太阴森!我完全无法想象当时的场景!

什么样的秘法,能将猫舌……安到人嘴里?最可怕的恐怖小说里,也不会有这种桥段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猫的舌点比人舌小太多,就算整根割下,也不够安的啊!

“我不信!刘师傅,麻烦你让我们这些小辈开开眼,给咱们看下你的舌头!”

董胖子深吸了口凉气,目光忌惮地注视着刘老头。

听他这么说,刘老头面无表情地走到我俩面前,张开嘴,将舌头缓缓伸出!

于是,我看到了最恐怖的画面!

只见刘老头那小半截断舌上,竟然多出三条又尖又细的小舌头!而那三条舌头,不是猫舌又是啥?

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三条猫舌和刘老头的断舌完美接合!别说疤,就连缝隙都看不到!

看到刘老头口中,那恐怖的三条猫舌后,我和董胖子吓得同时后退!

三条薄薄的猫舌……在我们面前疯狂地蠕动着,犹如蛆虫!

刘老头将它们缩回口中。表情阴冷地注视着我们。

怪不得!他说话声音那么怪!还动不动发出猫叫声!

可能是猫舌才刚安上去没多久,还不适应吧?

但怎么说呢,我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画面,要不是亲眼看到,我绝不相信……世间,竟然有如此荒谬,骇人的事!

这么说的话,刚才我在树林里看到的那些血腥猫尸,原来是给刘老头杀害的!

想到这,我稳住几乎失控的心绪,问刘老头:

“这地方如此偏僻,你是从哪抓来那么多只黑猫的?”

刘老头冷眼瞧了我眼,尖着嗓子道:

“很简单!先找块入地三年以上的棺木,等到夜深人静时,将棺木插好后,上面撒老鼠血,而且必须是怀崽儿的白毛母老鼠!”

然后就简单了,按刘老头的说法,只需用手不停拍棺木,心里默念:

“阴仙过路,出殡正当时!”

默念九遍后,就能引来方圆百里的黑猫!

话说到这,刘老头朝我和董胖子阴恻恻地笑了下,道:

“黑猫被引来后,自个会从棺木上跳过!然后瞬间毙命!”

“我再将它们的舌头一根根挖掉!比对,挑选出最适合的三条!用秘术安在自己的断舌上!”

“当然了,引黑猫这招!不需要借助阴气,普通人也可以施展!不信哪天……你们可以去试试!”

呵呵,算了吧!谁吃饱了撑的,大半夜的跑出去杀猫啊?

谈话进行到这,刘老头似乎开始适应用猫舌讲话了,我没再听到那怪异的猫叫声,可是,刘老头语气听上去,还是很古怪。

那就好像三只猫站立在你面前,同时开口冲你讲人话似的。

听刘老头讲完他的经历后,我和董胖子都沉默了,我回头瞅了眼,只见董胖子脸色一白,颤声对刘老头道:

“刘师傅,你这也太狠了吧?三条猫舌长在嘴里,你不难受啊?”

刘老头嘿嘿怪笑了下,摸着胡须道:

“难受!虽说那是下下策,可刘某人能捡回条命,就已经不错了!等以后有时间的话,我能将三条猫舌融合,最终变成一条!”

“到那时,瞧上去也不会那么吓人了!”

踱步走到窗前,阳光火辣辣地照在刘老头那惨白色的脸上!也许是瞧出我俩吓够呛,他就笑着安慰道:

“本来这些,我不打算说出来的!就怕你俩个娃娃给吓到!”

“可你们不听劝!非要逼着我说啊!这下晚上要吓的睡不着了吧?”

的确,这事都弄的我有心理阴影了,只要瞧见刘老头青色的嘴唇,我心里就怪毛!

表面看,谁能想到他嘴巴里藏了三条猫舌!?

沉默了一会,董胖子忍不住问道:

“那刘师傅,你要找何薇报仇么?”

摇了摇头,刘老头缓缓道:

“昨天一战过后,我生机给那女娃偷去不少!眼下再交手的话,我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再说,如今时间紧迫!我打算先给白辉把蛇祸解了!等恢复一段时间,再找那女娃报仇不迟!”

话音落下,刘老头从怀里摸出那根漆黑色的铁笔,脸色凝重道:

“幸好!二楼钥匙到手!我刘某人的舌头也没算白掉哇!”

惨黄色的眼珠子,在我身上阴冷地扫了一圈,刘老头又道:

“事不宜迟!我今晚必须上二楼,尽可能多的吸收阴气!这样,在召唤阴物的话,我的把握也会更大!”

按刘老头的观点,召唤阴物的前提条件,必须要先将足够多的阴气,凝聚在脚底,这样才能最大程度避免被阴物反噬。

那么上二楼吸收阴气,对他势在必行!

听说刘老头要上二楼,董胖子激动坏了,冲上前道:

“前辈!你上楼后,是不是要接近那副阴画啊?”

刘老头目光中闪过寒芒,道:

“当然!离阴画的位置越近,阴气也就越浓!”

董胖子拽着他胳膊道:“那你到时候,能不能多带个人上去?”

刘老头:“带谁?”

董胖子指了指自己,说:“我啊!”

没想到刘老头却直接拒绝了,语气森然道:

“不行!二楼你上不去!别说你了,就连我上去……都要承担九死一生的风险!”

上下打量了番董胖子,刘老头叹了口气,又道:

“这样吧,今晚我可以带你去那道门前,等我上楼后,你在原地帮我守好!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还有,晚上多穿点衣服!楼上冷!”

刘老头冲董胖子交待一番后,就离开了。

包间里就剩下我和胖子两人,彼此对视了番,我干笑一声,道:

“胖胖,你晚上自个小心点!别进去了出不来!”

听我这么说,董胖子脸上闪过一丝古怪,没好气道:

“白辉!你啥意思?今晚你不去啊?”

我摇了摇头,说有你跟刘师傅上去就行!我今晚睡大觉!

气的董胖子朝我直瞪眼:

“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劳资上去是为了救你!你忍心看我一个人去冒险啊?”

我挠了挠头,道:“你哪是一个人啊?不还有刘师傅么?”

听到刘师傅三个字,董胖子脸上冷汗直流,哆嗦道:

“那老头嘴里三条猫舌头!比阴物还吓人啊!这大半夜的,我和他待一块,不得给他活活吓死?”

“这样,今晚你也没事,就陪兄弟一回,反正咱俩就负责守在门外,不进二楼啥事都没有!”

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二楼,对我而言是绝对的禁区!哪怕只是靠近,借我十个胆子都不敢!

想想刑言是怎么死的?

“胖子,你好歹在茅山混过,胆子咋跟我一样小?”

我冲他抱怨道。

董胖子实在拗不过我,只好服软道:

“劳资巅峰那会,别说二楼!三楼劳资都横着上!那要不这样,你就站在楼梯口,陪我会!这总可以吧?只要等到刘老头从二楼下来,咱哥俩就撤!”

怕我不答应,这小子又无耻地威胁我道:

“白辉,你别忘了!回头那刘师傅要召唤阴物,给你解祸!到时候兄弟我肯定舍命陪着你!”

“你肯定不想独自面对阴物吧?”

行吧!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胆量独自面对阴物,多个董胖子,我心里也多点底气。

再说了,今晚,我只是陪他站在楼梯口,不上去,能出啥事?

于是我只好答应了。

见我终于点头,董胖子布满冷汗的脸上,才有了几丝血气。

接下来,我们开始等待夜幕的降临。

这一过程相当漫长,我心怀忐忑地躲在包间里,身子冷的直打哆嗦。

喜欢盲人推拿师请大家收藏:()盲人推拿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