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顺风车

    浓烈的烟雾直冲口鼻,呛得赵喆干咳几声。

    条件反射地抬手快速扇动,眉头也不禁皱起。

    瞄了一眼自己的电驴,颇有些不悦地看向陈二虻,冷眼问道:

    “陈当家的开车,也太生猛了点儿吧!”

    陈二虻一听这话,把烟头往地上一甩,抬脚捻灭。

    咧开嘴,哈哈一笑,便直接走了进来。

    很是亲昵地勾住赵喆的肩膀,笑着开口说道:

    “小子,这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这人吧,眼睛有点儿老毛病——斜视。”

    “凡是在我正前头挡道的吧,都看不大清!”

    说着,把那瞎子似的墨镜摘下,挂在衣服领口。

    冲着身后,大手一挥,示意秦淮把齐德隆也带进来。

    转而看向赵喆,眯眼笑着,再次开口:

    “这样,一会儿就跟我走!”

    “我再给你买辆新的去!”

    赵喆看着他那笑里藏刀的模样,想起那老照片上抬起的枪口。

    当即摇了摇头,一口回绝:

    “不用了。”

    赵喆扭头向陈二虻的身后看去,这才发现齐德隆的左眼眶,似乎有些红肿淤青。

    此时此刻,正眯缝着左眼,别着脑袋不敢作声。

    显然,是刚被热情招呼过。

    王晨曦也注意到齐德隆的异常,立即上前,推开秦淮。

    把齐德隆拉到身旁,稍带怒意,护起短来。

    抬头盯着秦淮,开口问道:

    “你有什么话不能说?偏要动手?”

    只见秦淮推了推眼镜,很是暧昧地一笑。轻轻耸肩,并未应声。

    旁边的陈二虻,倒是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幽幽开了口:

    “晨曦呀,有时候办事儿。这拳头的效率,可比嘴皮子高啊。”

    说完,饶有兴致地来回打量起赵喆和王晨曦。挑起眉梢,高声问道:

    “你这丫头,怪不得对我们陈默不来电呢?”

    “原来,你喜欢这样儿的?”

    陈二虻嘴上说着,目光却开始在房间里扫视起来。

    “我可听说,你小子搞了点儿好东西啊!”

    “让咱们也见识见识?”

    赵喆瞬间明白过来——陈二虻,这是奔着那些老照片来的!

    想到那照片上的枪口,赵喆心头一紧。

    但转念一想,给他看看,倒也没什么大碍。

    首先这枪,必定不是冲着王家和赵家的人开的。

    其次,只要自己装作眼拙、毫不知情。他总不至于,指着那半截枪口,主动承认:

    “小子你看,这就是我!突突了不少人呢!”

    赵喆和王晨曦对视一眼,虽未开口,只是一个眼色,却已明白彼此的意思。

    陈二虻跑来,必定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地下室那三张照片,让他看了倒也无妨。

    如果强行阻拦,怕是反而会把事态闹得比较难看。

    赵喆随即开口,叫住正踱步乱逛的陈二虻,爽快说道:

    “既然陈当家的有兴趣,那我当然乐意分享。”

    “咱们地下室请!”

    陈二虻一听这话,倒是十分满意。一边连连拍手,一边大声说道:

    “大气!”

    “就喜欢你小子这股劲儿!跟你老子一样!”

    随即扭头,冲着秦淮和齐德隆,干脆开口:

    “你俩在这等着。”

    “甭跟着瞎凑热闹了。”

    说完,便跟着赵喆和王晨曦,向地下室走去。

    看着那台面上的照片,陈二虻眼睛一亮,直接坐在了那沙发正中。

    两腿岔开,手肘拄膝,向前俯身。眯缝着眼,津津有味地端详起来。

    看完那三张照片,突然噗呲一笑,连连点头说道:

    “相机可真是个好东西啊!”

    “能记事儿!”

    说着,看向一旁摞放的沙漠照片,倒是没伸手去拿。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赵喆一眼,悠悠开口说道:

    “睹物思人啊!”

    “不过有时候,还是眼不见,清净!”

    “你看我,压根儿不知道亲爹亲妈叫什么,长什么模样。”

    “反倒不惦记!”

    赵喆看着他那感慨良多的样子,不置可否。指着那第三张模糊不清的照片,开口问道:

    “陈当家的,这东西,您能不能给讲讲是什么?”

    只见陈二虻拿起那张照片,瞄了一眼,便甩手丢回桌上。

    身子往后一靠,二郎腿跷起,云淡风轻地回答道:

    “镇墓的应龙崽子,没什么稀罕。”

    “还不抵你们前阵子,弄死的红背蝾螈呢。”

    说着反倒站起身来,墨镜一戴,准备撤退。

    赵喆和王晨曦纷纷面露疑惑,没想到,陈二虻这么快就准备离开。

    一头雾水,快步跟了上去。

    陈二虻对着秦淮一摆手,将车钥匙扔了过去。紧接着,冲着齐德隆招呼起来:

    “我去老太太那儿,你跟我一块儿?”

    只见齐德隆先是一惊,随即小鸡啄米似地点起头来,嘴里说道:

    “好好好......搭您个顺风车。”

    说着便快步上前,打开房门,走到那车旁,臊眉耷眼地等着。

    陈二虻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也阔步向门外走去。

    临出门,却突然扭过头来,认真看向赵喆和王晨曦,开口说道:

    “晨曦啊,要说你年纪小呢,再考虑考虑。”

    “这小子是不赖,可不抵我们陈默。”

    说完,便哈哈大笑着,坐上车,扬长而去。

    看着那黑色大G一晃即逝的尾灯,赵喆心里愈发觉得奇怪。

    陈二虻先是打了齐德隆,又气势汹汹的赶来,就为了这几张照片。

    原本赵喆还有些担心,他会把那底片抢走。

    结果,陈二虻就只瞄了一眼。屁股还没坐热,便匆匆离开。

    怎么想,行径都有些古怪,不着边际。

    赵喆关上门,回头看向王晨曦,开口问道:

    “他这人,一直都这么怪?”

    只见王晨曦也是一头雾水,撇了撇嘴说道:

    “他这人一向就脾气古怪,行为乖张。”

    “算了,打发走了也好。”

    说着,便四下打量起房间里的装修和布局。

    一边踱步环视,一边自顾自地,喃喃说道:

    “你家这房子虽然小,可比我家看起来好多了。”

    说着,还摸了摸厨房燃气灶的大理石台面。

    突然转过头来,倚靠在台沿上。眼神明亮地看向赵喆,开口问道:

    “你会做饭吗?”